华之里

给一年的末尾画上一个句点,就当做是对前一年的告别。


然后我们就在看不见的神明的评判下,继续着新的一年。我没有觉着这一年会有什么特别,就好像我一直以来都不知道我人生的目标在哪儿。我被很多人说过不努力。我承认啊,我没有那个概念。看着那象征的荣耀的英雄榜啊,人人都暗地里互相比拼,只是为了能榜上有名。可惜的是那块方方正正的榜太狭隘,每次只能容纳几十位英雄。


我也有想过想成为那上面的一员。但与现实的付诸实际相比,我还是在短暂的犹豫过后拿起了笔或本子。因为我认为那于我而言没有意义,我不想荒废掉我自己所认为的“真正重要的东西”。


- 这样吝啬而又刻薄的人生,我们每天都在战场上奋斗到HP值为零才是所谓点到为止。


- 可是就算是这样的人生也只有一次。所以我再次犹豫了,犹豫着是该扔掉我所重视的、还是拾起他们所看重的。


然后我翻开覆满了灰尘的所谓“回忆的象征”——我试图在那上面找到我曾经模糊的标志。可是我用手一遍遍拭去整日在那上面积尘的灰,收获到的却是满满的我自己的泪水。我发现我的视线变得狭隘,而现在的我又分不清是我自己把自己变成了困兽,还是那个躲在暗处的不知名的陌生人。


有时候我会想,那个偷走我时光的家伙或许是一个爱恶作剧的小孩,亦或是绅士的大人。小孩会在逃跑前对我露出得逞的笑,而温文尔雅的绅士则会板着一个大白板一般的面孔或伸出他戴着白色手套的大手抚摸我的脑袋。


无论哪种都好,反正我也不在乎。我看重的只是我看重的人,而关于于那些被莫名冠上“小偷”名号的家伙们。我会摆出一张可怜的面孔请求他们把带走的东西还给我,却永远不会认输。原本涣散的眼神变得锐利,似乎我也在暗暗中跟那些家伙们较量,然后,在一点一滴地,把我所失去的东西抢回来。在一遍遍翻开而又关上的过程中,我的眼前浮现了我曾经注视着的人——虽然他们有的早已离去,有了已不见了我的记忆。


我会想,会有人记得我吗?生活是个大圈子。你会写文章被叫做文触,会画画被叫做大角虫,会把握人物被叫做前辈,在语c群里会被叫做前辈。


前辈、前辈。我总是恍然发觉原来我已经在这这么久了。却没有告诉我。


没有哦。没有哟。


挂在墙上的黑白分明的时钟依旧滴滴答答地打着转,我们就在这一圈圈中变得越发敏感与脆弱,脆弱到蜕变的时候还没来就被扼死在了厚厚的茧中。或许我的羽翼已经被折断,或许我的双目已是一片黑白,或许我的双耳已不能听见任何的言语。


或许我不曾来到过这个世界。


或许我不是我,你也不是你。


或许我们调换了身份、背景、家庭、名字、灵魂以及身体。


或许有很多其他的或许。我就这样放弃了最后一丝理智,让笔从我的指尖滑落。


但我会再次拾起它。毕竟我还存在过——每当我没有一个很好的理由给自己的时候,我就会这么对自己说。


至少我还存在过。我在这片地方留下过属于我的痕迹,那是生命无法承受的非赝品。我也相信,即使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不再是我,我脱离了自己的本心,也会有人的心里有我来过的痕迹。


所以,我再次拿起了笔。它或许象征着很多的东西,是抽象的,也可以是形象的。可以是颓废、信仰、自由,也可以是技能、故事、生活。


那么,你手中的笔,又代表着什么呢?



弥sairna 于2014.01.11

评论

© K4Q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