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之里

【艾利】七宗罪IV

【懒惰】Levi side

 

 [懒惰]Levi side

    例行的训练结束后,已是傍晚。凉凉的风,不时将垂在肩头的衬衫吹起一角。夏日热浪抱着汗珠翻滚,沿着你光裸的指尖安稳滑落。


    紧跟在你身后的人们踩着草地,靴底与草叶摩擦发出的声响却像滑落的沙。静谧的夜晚,无鸟鸣,无兽迹,无光也无温柔的夜景。身着一身湿漉漉的疲惫的你现在只想坐下来喝点水。

    你有时也会漫不经心地将目光向身后投去,然后就会看见你的前监护对象正勃发着青年人特有的英气,热情地招呼着不久前才进入了他的班内的那几名新兵——用着与你截然相反的方式——直白而关切。年轻的小鸟们还未见过世面,他们中也有一半以上的人是慕他的巨人之名而来,投向年轻班长的眼神满是难以抑制的、你一向嗤之以鼻的热血崇拜。将目光收回时你几乎已经把脸贴在了门上。于是不动声色地把脸向后挪了一个距离,接着快速地推开门迈步进去。


    踏上年久失修的楼梯,你听着它发出在被人粗鲁对待时才会有的哀号,依旧一脸平静地变换着脚步。一进门你就将自己扔在了床上,之后再没有听见新兵们殷切的慰问声。身体慢慢放松下来,但即使这样你也难以忽视汗水紧贴皮肤给你带来的不适感以及喉头的干涩。你张口正准备叫年轻的新班长上来,房门就已经被他敲响。


    “兵长,我进来了。”


    棕色的头发从逐渐扩大的门缝间探出,年轻的班长前来问你是否需要些喝的东西。正在你思忖是要咖啡还是要浓茶时,青年的另一只隐在身后的手,已经端着一杯茶置于你的眼前。你没有多做考虑就把茶接了过来,在呷了一口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然接受了面前这个小鬼的自作主张。


    小鬼。


    艾伦班长。


    你放下那被方才只喝过一口的茶,回到床上用后背挡住了门口青年投来的关切目光。


    艾伦班长。你反复咀嚼着这四个字,回想起这几年他令人不得不为之惊叹的巨大变化。他在战争洗礼下日益坚毅而线条分明的脸庞,以及此刻被房内昏暗烛光无限放大的坚实身影,都让你难以将现在的他与数年前在巨木之森公然表达内心妒意的少年联系起来。艾伦·耶格尔,是他;巨人少年,是他;艾伦班长,也是他。得到了王国认同的巨人少年已经舍弃了“被监视者”的身份,成为调查兵团一颗耀眼的新星,却于此时此刻站在位于森林一角的小屋内的你的房门口,探进半个身子为你送来了茶,接着又一言不发地注视着你几乎僵硬成一条直线的背影。


    “出去。”出于无名的烦躁,也出于某种令你感到不安的感情,你下达了逐客令。


    “兵长为什么不看着我?”青年人丝毫没有被你并不积极的心情影响,或许说他很乐意为这本就有些厚重低沉的气氛添一把火。床上的三十代毫无继续对话的欲望,却也不免被这语气中的自大以及令人难以理解的理直气壮惹得有些躁动。于是你颇有些粗暴地蹬了蹬被子,以明示你的决心。


    在感受到床上突增的重量的同时你漫不经心地想着:这人身上唯一与以前没有太大的变化大概就是这傻气的执着了吧。但不论你怎样试着以一个长官的身份去体谅下属,这令你难以忍受的汗味还是唆使这你利落地一把提起躺在自己身旁的毛头小子的衣领,毫不留情地出拳——
    再毫不犹豫地于青年面前几毫米处停下。


    “你受伤了。”


    “嗯?呃,大概是训练时不小心弄到的。塔丽亚身上的负重绊倒了她,又甩到我身上。”
  鲜血从青年的额角流下,不多,却也给他添了几分疲惫。你随意扯过衬衫给他,让他把血擦干净,以免弄脏了床,目光却始终落在他不断冒着蒸汽的额头上。那声音很细微,速度也较平时慢了不少。想着可能是训练量太大的原因,你已在心中想好了给埃尔温的关于日常训练方面的某些建议。


    而那个接过你衬衫,正毫不犹豫地擦试着血迹的青年的呼吸是不符他现状的缓和温柔,让你多了几分平静。他的身子慢慢偏向你,一直近到你可以感受他炽热的呼吸。艾伦异于常人的体质使他的体温有些偏高,那些呼吸扑在你平日被领巾包裹着的皮肤上,让你有了被烈焰灼烤的错觉。轻微地动了动,你只看着年轻的班长难得平静地倚靠在你的肩头,而你更是百年难遇地接受了他任性的举动。夜风掀开窗帘飞进屋内,拍打着烛焰,使得交织在墙上的两个影子像是在相拥。似乎被这无声的夜晚,以及肩头青年散发的平和所感染,你渐渐放松了身子,让一直紧绷着的肌肉松懈下来。接着,肩上青年闭上了他的双眼。


    “兵长。”


    你垂下眼看着这个坚实的身影,高大而又脆弱的生命,英武而又年轻的灵魂。想起他入团时对着你的发出的宣誓,于战斗中发出的属于巨人的嘶吼。


    “我可以……”


    “睡吧。” 

评论
热度(10)

© K4Q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