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之里

【艾利】七宗罪Ⅲ

之【暴怒】
19世纪西部牛仔PARO
Eren Side

他手下捆绑人的手法实在是不好,粗糙的麻绳随着马车的颠簸不断地与手腕摩擦,皮肤发出被撕裂的呻吟,你却感觉不到哪里在流血。

腿,后背,手臂,还有脸颊,都有着被殴打过的痕迹,哪些地方泛着青紫,哪些地方伤了骨头,你混沌的大脑也无遐思考。一路疯狂着的马匹在突然间放缓了速度,停下的那一瞬你直接扑向了一直坐在前头的守卫。你在他骂娘的声音中又被狠狠地踹了几脚,以至于下车的时候只能走着犰狳的步伐。

占据视野的是一片只带着星点翠绿的土黄,一个家伙粗鲁地用枪顶着你的后脑勺强迫你跪下,这时你才意识到这次火拼事件的严重性。本以为对方会借自己向老大要赎金,现在看来形势却是一边倒了。膝下的柔软的细沙像坚硬的金属一般划着你皮革的长裤,只有一边的护膝已经被对方在第一次交手中扯了下来。你想到他们目光里带着冷厉戾气的首领,想到上一次被他拿枪抵着后脑勺的情景,再与现在在耳边响起的上膛声重合,组成一帧残忍的枪决俘虏的画面。

你努力保持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尽量平静,不让对方听出隐秘的愤怒。

“嘿,哥儿们,我需要跟你们的首领谈谈……”

“闭嘴!不然老子现在就毙了你!”刚才正拿着枪指着你的家伙用枪托狠狠地砸向你的后脑,接着灌进双耳的是边上一干人夹杂着异国语言的哄笑声,如一只新生婴儿的手搅乱了你脑内的平静。

哦,冷静,起码要等到见到他们的首领……你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压制下徒手掐死眼前这个带着绅士帽子的暴徒的欲望。

“嘿兄弟,我想你们的老大会有一些事想问我。”

站在一旁的一干人中一个首领模样的人听见了你的话后用着西班牙的语言对着边上的人说了些什么,然后一个魁梧的壮汉就出列提起你的领子向着马车的方向走去。被人粗鲁地拖着行走并没有让你的眼睛罢工,你看见马车旁有几个被铁钉封死了的木箱,正有一个人坐在那几个安分守护着财富的箱子上心无旁骛地擦拭着一把瑞士军刀。

在你的脸扑向沙地的前几秒你认出了他藏在牛仔帽下的明亮灰蓝,并且知道此时他的视线正定在你身上。

他从木箱上跳下来。你尝试起身,碍于被结结实实地绑在身后的双手,你狼狈地爬了起来,却立刻被他充满力量的一记横踢给踹了回去。你咳出口中的沙子,努力的支起身子跪在了沙地上,直到你的视线与他闪耀着白光的军刀齐平。

“说。”他言简意赅地向你道明了目的,冷厉的声音刺穿你的耳膜。

“阿克曼首领,我还没有被告知说了这番秘密后我是否还有命回去……”你尝试着与他商议,脑中回放着的却是自己不如他十分之一的武力及第一次交手时他利刃一般狠而准的踢击打得你五脏六腑都在翻腾。他鹰隼一般的目光此时正同他的刀尖抵着你的喉咙上。你知道他正在用阒寂的平静凌迟你,吊着匕首的阿努比斯由你披着镇定的恐慌与仇视喂养。

你张了张干裂的嘴唇想要继续说下去,他的一记重击让血液重新湿润了它们。

“我不听废话。你可以直接选择生或死。”他继续用平静剐下你的一块肉,再将其丢弃在这片沙漠中任兀鹫啄食。

“我不……”

牙齿与血液从口中一起涌出的声音穿刺了你的大脑,你的双颊是麻木地疼痛,片刻的反应迟钝让你被淹没在牙齿碎裂的声音里面,舌尖在尝到血腥味的同时也给你带去了泛着辛辣的鼻腔。你早已混沌的大脑发出了最后一个理智的指令,却也在你再一次尝试解开手上的禁锢的失败而告终。你大声咳嗽,努力让对方听见自己的笑声。

“喂,决定了吗。”他加重了用刀抵着你喉咙的力度,看见几滴血液沾湿了你被灰尘染脏的胸口。

你继续带着笑声咳嗽,满意地看着他波澜不惊的双目中掀起的怒意。在咽下一口唾沫的同时用他刚才无意掉落的小巧军刀割开了手上的绳子,用终于迎来凌迟的最后一刻的俘虏的平静撞上他瞳孔深处的熊熊烈火。

“不。”

评论
热度(5)

© K4Q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