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之里

【艾利】七宗罪IV

【懒惰】Levi side


 [懒惰]Levi side

    例行的训练结束后,已是傍晚。凉凉的风,不时将垂在肩头的衬衫吹起一角。夏日热浪抱着汗珠翻滚,沿着你光裸的指尖安稳滑落。


    紧跟在你身后的人们踩着草地,靴底与草叶摩擦发出的声响却像滑落的沙。静谧的夜晚,无鸟鸣,无兽迹,无光也无温柔的夜景。身着一身湿漉漉的疲惫的你现在只想坐下来喝点水。

    你有时也会漫不经心地将目光向身后投去,然后就会看见你的前监护对象正勃发着青年人特有的英气...

【艾利】七宗罪Ⅲ

之【暴怒】
19世纪西部牛仔PARO
Eren Side

他手下捆绑人的手法实在是不好,粗糙的麻绳随着马车的颠簸不断地与手腕摩擦,皮肤发出被撕裂的呻吟,你却感觉不到哪里在流血。

腿,后背,手臂,还有脸颊,都有着被殴打过的痕迹,哪些地方泛着青紫,哪些地方伤了骨头,你混沌的大脑也无遐思考。一路疯狂着的马匹在突然间放缓了速度,停下的那一瞬你直接扑向了一直坐在前头的守卫。你在他骂娘的声音中又被狠狠地踹了几脚,以至于下车的时候只能走着犰狳的步伐。

占据视野的是一片只带着星点翠绿的土黄,一个家伙粗鲁地用枪顶着你的后脑勺强迫你跪下,这时你才意识到这次火拼事件的严重性。本以为对方会借自己向老大要赎金,现在看来形势却是一...

【艾利】七宗罪Ⅱ

【妒忌】

兵团的驻扎地在一片浓密而隐蔽的森林里,这附近没有什么巨人,似乎在早前就已被肃清,或是因为看见了被他们糟蹋的废墟而离开了这里,连同这里曾经存在的村落一起,已被存入书吏的笔触里。入夜渐深,几顶与周围的草色融为一体的帐篷被点燃的柴火映得明亮,带着并不恼人的噼啪声响迸发出与某人的双眼十分相似的刺眼金黄。

那个新兵的帐篷就扎在你旁边,一个若有若无而又刻意为之的距离。你以一种不自然的姿势坐在被干草覆盖住的地面上,看跳动的火苗将明亮的色泽洒在你尚未完全痊愈的右腿上,再无言地与几顶仍亮着的帐篷融为一体。

他的帐篷仍然亮着。

你一言不发地把杯中的水泼在了面前跳动着的火焰上,木柴发出干枯嘶哑的叫声,也同时让那些...

【艾利】七宗罪

之【傲慢】
Eren side

经过的时候他的鼻尖正好错开交缠着垂下的树枝,眼角的一抹不屑伴着蓝色的光泽粘在树叶上,最终又同尘埃一起混杂。他的身影被你注视着渐渐远行,黑色的发丝与雪白的衬衫在你眼中织成一片,摇晃着你岌岌可危的模糊意识向你宣告他的名字。

傲慢。

被长官命令着目的为增强体质的锻炼正进行到耐力训练的阶段。烈日下长跑一小时余久的锤炼让你口干舌燥,似乎要将人活生生抽干的带着不适的窒息感在见到那人之后竟是变本加厉地用力压迫你翻腾着的内脏。你不知不觉中停下正欲迈开的步伐,看着面无表情的长官带着一成不变的纤尘不染快速划过你的视野——你是厌恶着的,你想你是厌恶着的。这厌恶从对他在审判庭上的高高在上的姿态...

【艾利】awake.(现代PARO,已完结)

BGM:Always In My Head - Coldplay

BY:弥sairna


[0.]


窗外雾气萦绕,伴霓虹旋转着翻飞,一个不小心就被黏在了擦得透亮的玻璃上,变成一层一层的白色吐息;窗里,人们把身上厚重的衣物一件件脱下,直到男士们都是身着各色西装,女士们都是披着一件令人眼花缭乱的长裙才是画上了休止符。窗里窗外,一个冬日,一个夏时。


杯酌换盏,迷人芬芳。写着电话号码与地址的卡片在人群于调笑间穿梭于各个角落,侍者手中酒杯里金黄色的液体在暖黄的灯光下格外诱人,在暖气中缓缓蒸发——就像美女的笑,是一股暖流,直让人喘不过气来。


“嘿,老兄,我现在就要让那位金发的美女给...

Let her go

楔子 

无论是“青春”还是“岁月”,都是已经被玩烂了无数次的梗,可总有多愁善感的人们在她们来临的时候因为没有好好迎接而自责,又离去的时候感慨还没有经历够。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从只有单调的“乌拉乌拉”的幼稚歌谣里变成一首首带着异国歌词的飘荡着宁静或激烈的POP或钢琴曲,没有人会在眼睛突然感到酸涩的时候想起曾经书页“呼啦啦”从身边一页页翻过的样子,很快,很迅速,很决绝,决绝到我们甚至觉得时间被定格。嘿,是哪个调皮的孩童偷走了我的拐杖?找不到眼镜的我甚至无法看清未来的道路。之后是“啪嗒”一声,最后的结局被以最原始的模样毫无保留地暴露在你的面前,似乎在应许你的抱怨,又好像在提醒着你,醒醒吧。

可我不...

【Down beautiful】

【Down beautiful】

By 弥sairna


[1]


窗外并不是什么好看的上弦月。你垂下眼,用厚重覆盖黑夜里的最后一抹光华。在黑暗中的一阵窸窣中,你听见了罐装的汽水被打开的声音,噗嗤的一声在黑夜里是格外的突兀和刺耳,在没有灯光的情况下你也能想象到汽水溢出开口处弄得你满手是甜腻气息的湿漉漉的样子。


你“啧”了声在抱怨。你似乎是“啧”了一声在抱怨。最后得出的结果是你在抱怨。


白色的厚重窗帘遮住了又现出来的月光。你借不到光于是凭借着记忆在一片黑暗中摸索着。你没有把汽水先放下再找到点灯的开关去卫生间洗个干净,而是在不断...

给一年的末尾画上一个句点,就当做是对前一年的告别。

然后我们就在看不见的神明的评判下,继续着新的一年。我没有觉着这一年会有什么特别,就好像我一直以来都不知道我人生的目标在哪儿。我被很多人说过不努力。我承认啊,我没有那个概念。看着那象征的荣耀的英雄榜啊,人人都暗地里互相比拼,只是为了能榜上有名。可惜的是那块方方正正的榜太狭隘,每次只能容纳几十位英雄。

我也有想过想成为那上面的一员。但与现实的付诸实际相比,我还是在短暂的犹豫过后拿起了笔或本子。因为我认为那于我而言没有意义,我不想荒废掉我自己所认为的“真正重要的东西”。

- 这样吝啬而又刻薄的人生,我们每天都在战场上奋斗到HP值为零才是所谓点到...

《冬眠》

楔子:

           时光走得太过缓慢,等不到真正离开的那一天。
        
           身边人渐渐离他而去,只留下一沓不会说话的信件。

           释然的他终是阖...

© K4Q7 | Powered by LOFTER